对所谓“学术期刊”确该动刀了


新闻说新闻出版总署将对学术期刊“动刀”。首先要进行监测和评估,对不注重学术质量、拼凑发表、剽窃学术论文的学术期刊要严肃处理,包括规定学术期刊要代表其他单位和个人发表,对发表学术论文超出出版目的和范围的期刊要按照有关规定进行行政处罚。引起关注的是“死刑判决”:学术质量差、管理水平低、靠版块费过活的期刊,应结合报刊质量评价体系予以停刊。

这把刀应该很久以前就扔掉了。到目前为止,新闻出版总署真的看不见吗?根据我们的正常理解,即使是学术期刊,发表的文字也必须有学术味道。然而,许多所谓的“学术期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能被看到,就有一种“付钱并出版”的交易成分,除非它们故意视而不见。极度没有顾忌,原来的季刊可以转变成月刊、半月刊甚至巡刊,每期厚半英寸。这种“学术期刊”已经失去了学术尊严,与关西郑屠没什么不同,关西是一个《水浒传》年的小镇,卖裸体肉。不久前,一个古老的“新闻”也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的期刊文章在世界出版物数量上已经超过了美国,但平均引用率却在世界前100名。言外之意是那些看似冠冕堂皇的话实际上是垃圾。然而,正是所谓的“学术期刊”对运送这些垃圾负有“责任”。

与上述新闻同时,包括《中国包装科技博览》在内的6种期刊受到停业整顿和警告等行政处罚。然而,不清楚新闻出版总署的董事会能有多高,会跌多少。如果这不是一个虎头蛇尾,据估计,暂停可能不属于少数,虽然我们许多人沉浸在“音乐文化”总是认为负面的,坏的和丑陋的东西属于少数和极少数。中国的学术论文能否重建可信度是一个机会,取决于镇压的严厉程度。但是如果它伤害了杀手,正如俗话所说,它涉及系统工程。所谓的“学术期刊”有市场是因为有需求。谁不知道我们需要不止一篇论文才能获得学位或专业职称?停几句,没什么威慑作用;如果我阻止了一批,我该怎么办?你想改变吗?何时改变。因此,新闻出版总署必须与有关部门协商。否则,如果出版物在这里暂停,而另一边的硬件要求“侄子照明灯笼根据叔叔(老)”的说法,可以完全预测,论文的出版不仅被禁止,而且因为“资源”的短缺甚至紧张的需求,交易将会以更加隐蔽的方式出现,那些被幸运抓住的人将会被卖得更多。

一般来说,只有当我们“不得不”时,我们才会考虑服用强效药。一些学术期刊“靠收取出版费获利”和“纸贸易产业化”难道不是公开的秘密吗?然而,当谈到“必须……去做”的时候,这意味着事情越来越多。新闻出版总署新闻出版司司长表示,将尽快建立学术期刊编辑准入制度和学术期刊编辑问责制度。后者显然比前者重要得多。然而,这些不是问题的根源。根源在于行业的正常管理,这是我们“各条战线”的弱点。展望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社会治理往往采取“体育风格”,这也是缺乏正常治理的一个明显迹象。(《南方日报》,朝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