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扎堆报班疯狂择校成难题


-今年,“努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的问题”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减负”的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引发了NPC和CPPCC代表及家长的热烈讨论。

-根据北京大学教育与金融学院2017年的一项调查,全国基础教育学生课外辅导的总参与率高达47.2%。此外,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组织实施的中国教育跟踪调查,自2014年以来,对全国20个省、112所初中和112所初中的近2万名初中生及其家长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从初中升到初中”的学生选择了学校。

-"过去人们说学生有很重的学习负担,但现在人们说学生有很重的课外负担,但这些只是表面现象。"作为一名多年从事教育研究的专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员褚赵辉习惯于在谈论现象时直接触及问题的核心。

-密集的报纸课外培训课程、疯狂的学校选择和竞争所有这些都成为教育问题,让教育者和家长焦虑和无助。谈到当前的中国教育,褚赵辉认为,在各种表象被揭露之后,中国教育实际上还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是缺乏专业的评估体系。所有上述混乱都与专业教育评估的缺失直接相关。

-根据北京大学教育与金融学院2017年的一项调查,全国基础教育学生课外辅导的总参与率高达47.2%。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组织实施的中国教育跟踪调查(CEPS),自2014年以来,对全国20个省、112所初中和112所初中的近2万名初中生及其家长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从初中升到初中”的学生选择了一所学校。

-没有专业评估,小学生和中学生应该学什么,他们应该学多少成为“未解决”的问题。“目前,所有学生都使用单一评价考试成绩作为评价依据。结果,出现了这样一个场景:所有学生都遵循着做同样事情的趋势:他们参加课外班,选择学校。”楚赵辉说,结果,孩子的学习负担更重,父母的经济负担更重。

-"如果用一个标准来评价学生,每个人都会争先恐后地选择高考分数高的学校。因此,农村学校空无一人,而城市学校却有大班,这导致了一系列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的问题。”褚赵辉说,要解决上述问题,我们有必要建立一个权责相对独立的职业评价体系。

-楚赵辉接着说第二个问题是教育管理。目前,学校管理受制于行政指示。当年,当梅贻琦?乒芮寤笱保K档娜鲎质恰拔宜娲罅鳌薄4又谑歉菝扛鋈说囊庠感惺拢饕怯?33,354名教授和学生组成的两组。

-现在学校管理的逻辑颠倒了。每个人都根据行政指示管理学校。校长和教师成了被动的教育者,努力应对繁文缛节。楚赵辉认为,学校管理的对象是人,管理的首要依据是人的成长发展需求。其他基础包括社会需求和行政部门的指示。

-楚赵辉做了一项调查,发现世界各地的中学每年收到400到1200份红色头文件。学校必须执行这个和那个文件,并接受检查、评估和验收。因此,学校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学生身上,无法开展正常的工作,为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服务。

-"第三个问题是整个教育生态已经被破坏了。"楚赵辉说,目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