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司法开启司法新模式


信息技术给司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5G等信息技术不仅是新工具、新思维、新方法,也催生了许多新特点、新趋势的争议类型。几天前,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中国法院的互联网司法》白皮书。这是中国法院发布的第一份网络司法白皮书,也是世界上第一份介绍网络时代司法创新与发展的白皮书。

互联网司法系统的总体框架已经初步建立。

如果当事人未能按时出席网上庭审,将如何按照规则处理?如果当事方未经授权退出审判,对他们有什么法律后果?电子服务的适用范围、条件和效力都是网络司法需要解决的问题。近年来,“网络正义”已经成为一个高频词。探索网络时代司法的新模式,促进信息技术与司法工作的全面深入融合,促进审判制度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

2017年8月18日,中国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法院杭州互联网法院;2018年9月,北京和广州互联网法院相继成立。互联网法院的建立是互联网司法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为互联网时代的司法发展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标志着中国互联网司法探索实践的正式制度化和系统化。

据统计,截至2019年10月31日,杭州、北京、广州的互联网法院共受理互联网案件118,764件,审结88,401件,网上申请率为96.8%。整个过程在网上完成了8819个案例。网上庭审平均耗时45分钟,平均庭审时间约38天,与传统庭审方式相比,分别节省了约五分之一和一半的时间,一审诉讼率达到98%。

全业务在线处理、全流程法律披露和全方位智能服务,这些技术的应用和诉讼平台的完善统称为智能法院的建设。智能法院和网络司法有什么区别?最高法院副院长李少平表示,随着智能法院建设的加快,传统的审判流程已经从离线转移到在线,数据信息也从纸质转移到“云”或“链”。相应的诉讼环节如立案、调解、交付、审判、举证、质证等。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要求建立相应的网上诉讼规则。

"互联网司法注重机制创新和规则建立,智能法庭建设注重技术应用和平台建设。两者相辅相成,是互联网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李少平表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新型互联网案件,并通过典型案例的审理建立了一系列的治理规则。上述模式和规则的有机统一就是网络正义。

据报道,近年来,人民法院相继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关于网络司法的机构设置、审判机制、技术标准和诉讼规则的规章制度。目前,互联网司法系统的总体框架已经初步建立。

司法判决确认网络空间行为准则

在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诉安徽美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大数据所有权案中,淘宝开发并投入市场运营的“商务顾问”平台是对互联网用户浏览、搜索、交易等行为追踪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的产品。美景公司通过不正当手段收集和销售数据产品以获取利润。

杭州互联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数据产品是淘宝公司提炼整合大量原始数据后形成的衍生数据产品,淘宝公司应享有这方面的产权权益;未经授权或新的劳动创造,被告直接使用数据产品作为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构成不正当竞争。因此,被告被责令停止侵权并赔偿

北京互联网法院对中国首例“秘密交通案”的审理,给网络黑市带来了沉重打击,也保护了一个公平竞争的网络商业环境。广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网络游戏着作权案”回答了计算机软件生成的内容是否具有着作权以及如何保护的问题……互联网法院利用集中管辖、案件类型化和审判专业化,审理了一批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和规则示范意义的案件。

北京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文认为,保护真正创新者的利益,维护一个真正良好的产品市场环境,将一个真诚、公平、清晰的网络空间还给公众,是互联网治理法治的方向,也是互联网法院的使命。

人民法院通过典型案例判决,逐步确定了网络空间的行为准则、权利边界和责任体系,推动了网络空间治理的法制化。这些规则也为进一步完善相关立法提供了重要的材料和参考。

天津、上海、湖北、江苏、四川、福建、贵州等地法院结合各自辖区互联网纠纷和互联网行业特点,建立了互联网法院、合议庭或审判小组。科学设置组织结构,集中优质审判资源,合理确定受案范围,不断丰富网络司法实践样本。

诉讼“新规”让司法更便捷

今年7月10日,广州互联网法院成功移送新加坡歌手林俊杰诉广州一家音乐餐厅侵犯互联网责任纠纷案。

“此案的处理依靠我院在粤港澳地区建立的首个网上多解平台,该平台是国内首次实现粤港澳地区网上跨域争议解决,允许法官和香港调解员通过跨地区、跨法律、跨语言的联系解决争议。”广州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春和表示,本案中的香港调解员参考了广州互联网法院在此前的示范性诉讼中确立的判决规则,引导双方在公开道歉问题上达成共识。此后,法官在法庭上就无法达到调解意图的赔偿金额做出判决,耗时不到3小时。移交后,双方都表示满意,案件得到了解决。

技术应用推动诉讼模式深化改革。依托电子诉讼平台,网上法院有效完成了网上诉讼的全过程,包括起诉、调解、立案、举证、质证、审判、量刑、交付和执行。大多数涉案当事人可以不离家就能完成诉讼,从而实现了诉讼程序从“离线”到“在线”的转变。

互联网司法的深入发展是诉讼制度从工业化时代向信息化时代转变的强大动力。2018年9月,最高法院发布了《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的若干问题的规定》,有效地定义了在线诉讼规则,如身份认证、在线备案、电子证据、在线审判、电子交付和电子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区块链地区,最高法院搭建了“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完成了区块链1.94亿多条数据的存储,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存储和防篡改功能,有效保证了证据的真实性,大大降低了法官鉴定证据的难度。

据了解,北京互联网法院已与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百度和信托业联合组建了一个“平衡链”电子证据平台。目前,“平衡链”已经完成了19个节点交叉链接到区块链,并完成了9大类25个应用节点的数据对接。

网上法院“网上案件网上审判”的审判模式要求案件真正“网上运行”,当事人需要将所有诉讼材料如申诉、证据材料上传到电子诉讼平台。张文认为,具有可控性的性格

“目前,传统法院和传统诉讼模式仍然是解决纠纷的主要渠道。对于不使用或不想使用互联网进行诉讼的普通人来说,他们可以完全按照传统模式进行离线诉讼的全过程。同时,我们还通过创建网上和网下并行的混合诉讼模式,为当事人提供网上和网下可转换诉讼的便利。”最高法院改革司司长胡世好说。

胡世好表示,最高法院将积极研究新的网上诉讼模式对诉讼理念、诉讼原则和诉讼规则的深刻影响,从制度层面推动建立完善的符合互联网时代要求的网上诉讼规则体系。当条件成熟时,将督促立法机关制定专门的《电子诉讼法》,实现诉讼制度的创新和飞跃。

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