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业大咖谈 | 张辉 & 孙小荣:旅游业“复工复产”为时尚早


原标题:旅游专业谈|张辉、孙小龙:旅游业“复工复业”为时尚早

作者

张辉,北京市旅游协会副会长,北京交通大学现代旅游发展研究所所长

孙小龙,北京市旅游协会理事,西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硕士生导师

随着“新官”肺炎疫情的逐步好转,近日来, 一些省市相继出台了《新关肺炎防治旅游景区有序开放指引》,逐步开放部分旅游景区和商务项目的正常业务。

从逐步开放旅游市场恢复生产、稳定旅游企业和从业人员信心的角度来看,这种探索具有一定的价值。然而,令我们深感不安和担忧的是,从当前“新冠”疫情、社会经济运行规律、旅游消费逻辑等方面来看,旅游业“提前”恢复生产的风险很大,这也可能违背当前党中央、国务院防控疫情、恢复生产与经济生产“两条线”的指导精神。

首先,疫情的“拐点”尚未出现,不宜启动旅游业。

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1日召开的防疫和控制会议,全国疫情发展的“转折点”尚未到来,国家目前正处于赢得人民防疫战争、全面战争和狙击战争的关键时期。从防控专家对“新皇冠”疫情的解读中,我们也可以了解到,疫情虽然有所缓解,但对疫情本身的研究认识仍不明确,也没有专门的药物,这并不排除恢复工作和生产后人员回流和集中造成的新高峰。

据21日的新闻报道,北京某企业的一名员工在返回工作岗位9天后被确诊为新诊断的肺炎,导致66名家庭和工作场所的密切接触者被隔离,200多名普通接触者被隔离在家中。同一天,据透露,3个省的5所监狱中有500多人,而且"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是不安全的。武汉还将继续建设19所“收容所”医院.

这说明“新关”肺炎具有潜伏期长、传染性强的特点,但仍不允许我们掉以轻心,尽量减少人口流动和群体聚集,这仍是预防和控制流行性感染的重要手段。

从社会再生产的整个过程来看,旅游是一种消费行为,而不是生产行为,特别是在非常时期,旅游消费不是国民生活的必要消费。因此,目前恢复工作和生产的重点不是旅游业,也不适合启动旅游消费。

不仅如此,从旅游消费的特点来看,人口的流动性和聚集性是其重要特征,旅游业也是通过人的空间流动性来实现旅游业的运作。没有人的流动和空间的聚集,旅游业就无法运转。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恢复生产和恢复工作的重要决策,是在减少大规模人口流动和空间聚集的前提下恢复生产和恢复工作。旅游业无疑是下一个不需要恢复工作的行业,具有巨大的潜在风险。

特别是当消费者对疫情的心理阴影还没有完全消除时,大规模鼓励旅游景区和企业“重返工作岗位,恢复生产”并没有实现大量人口流动带来的有效消费转型。一是加大了当地防疫和控制的压力,二是增加了旅游景区和企业的运营成本,三是增加了游客流动和集中造成感染的风险。

一旦“旅游感染”发生,无疑将对发生感染的旅游目的地或整个国家的旅游业造成严重的“二次伤害”。因此,我

在一方面抓疫情防控,另一方面抓经济复苏的过程中,要优先恢复工作,生产口罩、防护服、消毒剂等保护人民生命健康的医疗器械。现在供不应求。解决能源、原材料、工业产品、交通运输、水电、粮食、食品、蔬菜等生产性产业等人民生产生活必需的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供给问题;铁路、公路、民航、水运、物流、快递、商场、超市和生活服务;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和涉及国民经济命脉的重点项目建设;振兴国民经济的重点出口企业应优先推进国际交流与合作,深化对外开放,优先确保具有重要影响力和关键环节的龙头企业恢复生产和供应,保持“中国制造”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快速复苏和稳定发展。

尤其应优先恢复必要的生产和生活行业的正常运转,如恢复交通运输和物流,开放“大动脉”,疏通“微循环”,以满足人民的基本生产和生活保障。尽快恢复必要行业就业,解决“民工荒”问题,引导农民工有序工作,解决城市生产生活困难问题,稳定国民基本收入,维护社会秩序稳定等。这些是当前的“当务之急”。

旅游业是一个以和平的社会环境、稳定的生产和生活、有序的市场为基础的服务业,而不是一个基本的生产行业。从社会和经济复苏的角度来看,迫切需要的是劳动者和生产者,而不是游客。在33,354名农业工人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33,354名生产者发展了工业,33,354名消费者转变了他们的消费价值之后,游客是“顶层”和“底层”群体。

也就是说,当生产和生活不稳定,工人和生产者无法创造价值来实现消费能力的转变时,游客就是“不存在的幽灵”。

正因为如此,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旅游业都必须先稳住阵脚,为基础生产和生活产业的发展让路。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不宜急于复工恢复生产。

第三,在疫情防控期间开展旅游业务有违旅游体验的舒适性。

毫无疑问,旅游是以物质为基础的精神消费,也就是说,精神消费需要舒适、舒适和旅途的悠闲享受。然而,就眼睛而言,流行病造成的恐慌和焦虑仍在人们心中挥之不去。大多数城市和农村地区还没有解除社区的周期性隔离,人们不能像往常一样不受干扰地体验旅游。

在长达一个月的“禁足令”之后,有一群“无法阻挡”的人抓住机会期待出去玩。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至少目前不值得鼓励。毕竟,这个群体也是少数。我们相信,大多数人会在“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出门”和“在家等待以确保健康”之间选择后者。

此外,一旦景区开放,即使是局部的、有保障的、有序的、有预约机制的,也会给“碰运气的游客”和“碰运气的景区”带来一定的压力。游客应携带一套“放风”的防控设备;为了欢迎游客,景区应该做一系列额外的预防和控制工作,如温度测量,消毒,流量控制,监测等。这不仅是成本压力,也是游客和景区经营者的心理压力。

很明显,仍然短缺的面具是一个问题。早些时候向武汉捐赠口罩的日本最近宣布,随着日本疫情的加剧,日本的口罩短缺是由于从中国进口。

那么,对于已经恢复工作和生产的旅游景点,游客是自带口罩还是景区免费发放口罩?如果你遇到不戴面具的游客,景区会提供一个

让我们想想这种情况,它叫什么?这是旅游吗?这一场景将原本赏心悦目、身心放松的景区变成了一个禁忌之地,人们相互警惕,彼此疏远,每个人都忧心忡忡。这是为什么?旅游的体验和舒适不仅是无法谈论的,它还会给游客的身心以及景区的运营带来“可见的压力”。

我们充分意识到疫情对旅游业的严重影响,并深深理解旅游管理者和经营者希望尽快恢复旅游的心情。然而,从整个社会再生产过程和旅游经济运行的基本条件来看,此时旅游业的复苏是不规律和不恰当的。我们不能忽视旅游业健康发展的必要和充分条件以及旅游业的基本前提

只要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水平和消费能力得到保障,它仍然是人民追求的优质生活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中央政治局防疫会议也强调,疫情发生后,重点要放在“扶持受疫情严重影响的住宿、餐饮、体育、娱乐、交通、旅游等行业”。

总而言之,我们认为旅游业恢复工作和生产的时机尚未到来。我们不建议旅游业过于盲目乐观,急于在一段时间内大规模恢复工作和生产,并开放旅游景点和旅游项目。恢复工作和劳动的理想时间是疫情结束后一个月,恢复将是渐进和有序的。这不仅是为了最小化风险和成本,也是一个更合理的“非常时期”的“非常举措”。

我也希望文化旅游部和当地政府能着眼全局,尽快制定出一个可行的计划来恢复旅游市场。必要时,他们可以对某些不利于旅游业发展的现象及时发出警告。

进入群损信息的沟通渠道寻求帮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负责任的编辑:

丁香五月啪啪,激情综合,色久久,色久久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