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货币政策不能过度反应 目前通胀已较明显


原标题:疫情与金融|货币政策不能反应过度,目前通货膨胀已经明显

新皇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短期内对经济造成巨大冲击。为了减轻疫情的影响,央行继续注入资金,以保持金融市场的充足流动性。澎湃新闻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张。为了应对疫情的经济影响,货币政策是否需要进一步放松和增加?这会带来通胀压力吗?张教授回答并提出了建议。

澎湃新闻:你认为到目前为止推出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如何?

张:

受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短期内宏观经济遭受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央行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并相应下调利率。这是一个相对标准的货币政策反应。最近的一些操作,包括LPR降息和降息,是对市场的一个信号。

即使没有疫情,事实上,由于2020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将会更大,央行肯定会普遍下调利率,尤其是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希望给它们带来另一个压力。

当疫情发生时,还应考虑另一种极端情况:疫情持续甚至超过下半年。

那么,如果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以应对疫情,货币政策会有效吗?我的观点是,这种影响可能相对较弱,并将给未来带来通胀压力。需要明确的是,当前疫情对企业的直接影响是,由于复工延误和开工不足,收入减少,成本增加,导致短期净利润大幅下降。

所以,不仅是企业得不到足够的资本或者融资昂贵的问题,更困难的是需要一个过程来恢复生产。整个生产没有恢复,经济运行没有走上正轨。除了少数几个行业,大多数行业的需求实际上会下降。经济活动已经下降,因此整体利润率将大幅下降。

许多企业现在面临的困难是高成本,包括各种租赁成本、人工成本等。因此,财税效果会更好。

虽然央行的投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些企业的流动性困难,但企业需要更多的金融政策支持来减轻税收和负担。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并不能直接缓解企业目前面临的困难。

如果货币政策失灵,继续扩大投入资金的规模,释放更多的水,采取更大的措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会给价格带来更大的压力。目前,整个央行都做得很好。

澎湃新闻:你认为货币政策下一步还会发生什么?

张:

总的来说,2020年货币政策放松的趋势将会持续,不仅是为了应对疫情,也是因为2019年至2020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确实存在。

我认为后续的货币政策应该更加注重“稳定”这个词,稳定资本投资的规模,不要在短期内反应过度。这不仅是央行以前使用的“稳定性”,也是“稳定性”,即即使没有疫情的影响,也应该按照最初的货币政策步骤转移,而不被疫情的影响所扰乱。如果没有疫情,今年的货币政策将继续宽松。因此,利率仍有下降趋势,这也是2019年至2020年的延续。

其次,根据既定目标,货币政策应该以财政和税收政策为指导。根据最初对经济增长或价格变化率的反应,应该采取一些常规行动,然后协调一些短期指导和象征性放松,但没有必要反应过度。因为即使放松管制,对疫情的短期或长期影响也是有限的。

就降息而言,保守估计显示LPR将在2020年再降100个基点,即1%。它将被分成几次,可能是因为上半年的情况

爆炸性新闻:这会导致明显的通货膨胀和随后的价格上涨吗?

张程思:

随之而来的必然结果就是通货膨胀的压力。事实上,我们的通货膨胀现在变得更加明显,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从标准的角度来看,通货膨胀是一个综合指标。即使结构特征相对较强,总体通胀率仍在上升。目前,居民的体验可能是食物的增加更明显,而非食物的增加不明显。因为食物是日常消费,重量更大,居民也更关心,感觉更明显。

即使你不看食物,你也要看总数。从2019年上半年的2.0%到2019年下半年的3.0%和4.0%,再到今年1月的5.4%,一直呈持续上升趋势。

人们经常在市场上谈论尾巴抬高因素,但它与尾巴抬高因素无关。我们看到的通货膨胀不是由尾部抬高因素引起的。

在某种程度上,消费物价指数达到5.4%并不可怕。这种流行病对通货膨胀的影响是肯定的,但从经济角度来看,如果这种流行病不是长期的,在4月或5月之前结束,那么基本上即使消费物价指数从5%上升到6%左右,这种影响也只是暂时的,可能对上半年产生更明显的影响,在下半年恢复生产后,这种影响可能会大大减轻。

但是,如果2020年投资金额继续增加,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对价格增长率的影响将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应该密切关注疫情,但货币政策不应反应过度,应遵循原来的步骤。

汹涌的消息:除了通胀压力,央行目前的货币政策操作确保了金融市场的短期流动性供应充足。流动性将如何影响资本市场?如果实体经济不强劲,过度活跃的资本市场会导致过度金融化吗?

张程思:

大量资金可能带来两个隐患,一是股市波动,二是最终推高价格,形成更明显的通胀压力。上面提到了通货膨胀的压力。

一年后,股市在开盘后的一天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反应,从那以后表现非常好。这完全符合资本链不紧的事实。如果疫情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可能仍会有所反应,也就是说,资本市场可能不会继续这样上涨。四月是一个关键节点。如果疫情能在第一季度得到控制,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可能有限。如果持续时间更长,资本市场可能也会做出反应。

为什么你说货币政策不能反应过度?因为如果流动性太大而市场有限,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金融化的趋势,包括商品的金融化。事实上,商品的金融化最终对应于价格和通货膨胀率的上升。如果企业有太多的资本,他们也会考虑进行更多的金融投资。金融投资对企业来说不一定是坏事。如果它是一个生产型企业,或者如果我们谈论一个真正的企业,它可能对企业的发展有一个驱动作用。如果实体经济处于下行阶段,金融化将更加耀眼。它可能导致从现实到空虚的转变,这将大大减少企业的生产。

澎湃新闻:从长远看我们的货币政策趋势,你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张程思:

中国的货币政策正经历着从数量型到价格型的艰难转变。定量型的准确性和灵活性不如价格型(利率)监管。因此,后续的货币政策也应着力于确定市场化的基准利率和构建市场化的利率体系。不仅要停留在LPR和各种借贷工具的实施层面,还要推动金融机构特别是国有商业银行资本借贷的有序市场化定价。

现在有很多定量工具和定量中间目标。我认为我们应该从数量价格转向更明确的价格。

目前,央行的调控措施主要集中在存款准备金和LPR等方面。这些措施的核心实质是特别强调定量控制。问题很明显。F

这反过来将促进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完善。金融产品的类型和期限以及伴随而来的金融法律法规是一个综合性的体系结构。因此,央行显然正着力于基准利率和市场化利率体系的建设。

澎湃新闻:当前金融体系的缺点是什么?您对基准利率和金融市场体系建设有什么更详细的建议?

张:

首先,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民币金融产品,包括短期和长期产品,尤其是在货币市场。

二是财务管理部门要有明确的职责,形成顺畅的沟通机制。目前,债券和票据产品实际上存在一个问题,即这些产品的管理部门有时重叠或多头。

例如,市场经常被分割,许多部门参与一些金融产品的设计、分销和交易机制。那么,未来金融产品的设计、分销和交易机制是否应该由多个部门协调,形成一个更顺畅的机制来减少摩擦呢?如果产品交易中的障碍或摩擦减少,规模就会扩大。

作为血液供应的心脏,央行应牢牢把握市场利率的调控,并能够有效、快速地将市场利率调整至设定的目标利率。那时,我们称之为市场导向的利率应运而生。

另外,现在找到一个焦点是非常重要的,从建立一个市场化的利率体系开始,如何调整利率?事实上,利率是资本的价格或金融产品的价格。这种产品在市场上出售。如果有交易,它将是有价值的,这将影响市场利率。这意味着市场上交易的产品的价格就是它的利率。如果这种产品大规模买卖,如果中央银行能直接控制它,它就能非常准确地调整市场的利率趋势。如果这种产品很少见,即使央行想做,它也知道怎么做,但它没有办法影响市场。因此,我们回到金融市场完善和金融体系建设的根本问题上来。

虽然利率是一个好方法,但它实际上如何影响市场利率?没有可用的工具和子弹,它将成为空谈。

澎湃新闻:如何优化中小微型企业贷款政策实施的传导机制?张:

张:

我认为核心点是让市场降价,减少干预。如果市场和主流利率都下降,中小微型企业的融资成本也会相应下降,但下降的是与自身相对应的绝对值,例如从15%下降到13%,这对中小微型企业来说也是一个下降。然而,大企业的成本可能为8%,而中小企业的成本为13%。然而,我们不应该期望中小微企业的成本下降到8%,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市场定价必须将风险因素纳入定价体系,因此其自身的特点决定了其融资成本。

与其他大型企业和信用较好的企业相比,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肯定会更高。允许差异,这种差异是客观存在的。这样,即使中小企业的融资更加昂贵,也不会有融资难的问题,或者融资难的问题会更弱。对于基金贷款人来说,如果利率不能覆盖风险成本,他们自然不愿意放贷。这不是一个融资昂贵的问题

张:

我认为从两个方面分析,第一个地方政府作为管理机构,初衷是好的。第二,对一些企业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个潜在的问题。如果贷款人以这样的价格放贷,未来可能会面临一定的风险,不良贷款率可能会上升。因此,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这并不意味着它绝对得不到支持。然而,在这样做的过程中,应该更详细和更全面地考虑这个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正确理解市场规律,达到良好的整体平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