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微生”模式下的美丽新村


记者高文

走进四川省成都市郫县三道岩镇清岗树村。古老的川西民居庭院散落在绿树中。绿色小瓷砖用鱼鳞窗花装饰。院子被绿色石板覆盖着。庭院之间的草坪修剪整齐,地面干净整洁。院子后面种了各种蔬菜。远处是一片花海,一幅川西乡村风景画如火如荼。

没有旧农村的混乱和落后,也为了避免被城市的钢筋混凝土吞噬,是什么改变了川西的农村?"变化的基础来自土地的综合整治."成都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胡斌告诉记者,土地综合整治包括土地整理、复垦和开发。通常是指低效、不合理利用、闲置土地的整治,提高土地利用效率。成都从最初对耕地数量和质量的单一追求,发展到耕地数量、质量和生态并重的综合整治。依托土地综合整治,经过3年多的探索和实践,成都找到了适合新农村建设的道路。这条道路概括为“小规模聚落、群体布局、微田园风光和生态建设”(以下简称“微生小群体”)。目前,在成都市在土地综合整治工程基础上建设的1600多个幸福美丽的新农村中,有123个“群体微型项目”。

土地综合整治为农村带来新面貌。

邛崃市蓝一镇有大片农田相连,一眼看不到。三年前,兰邑镇推进了土地综合整治和新农村建设。开垦大量建设用地,建设水利和排灌设施,清理高标准基本农田约3.9万亩。土地整理和复垦的消息吸引了大量大型粮食生产商,其中包括一家建筑公司的前项目经理黄光伦。

黄光伦是邛崃人。“土地整理后,大面积农田可以适应机械化耕作。我看到了一个开创事业的机会。”黄光伦放弃了以前的工作,回到了家乡。村民们转移到合作社承包的土地上,他一次就占了2000多亩。"我现在扎根于我的家乡,从事现代农业."黄光伦说。目前,他接管的土地基本上不需要用人。这是完全机械化的耕作、播种、撒药和收割。这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来完成。

崇州市白头镇五星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产业结构单一。66岁的村民黄于霞仍然记得几年前的情景:“我最害怕下雨。村子里的道路泥泞不堪,无法行走。下雨时,我的小孙子会哭,因为房子漏水,床在下雨。”

2013年全面土地整理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地方政府过去适度集中分散的农民,把人均宅基地从155平方米减少到60平方米。土地余额与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并获得部分建设资金。同时,通过土地股份合作制和农民股份,将小土地证书换成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证书,5500万元由银行贷款融资。此外,农民自筹资金,新农村建设筹资问题得到解决。

现在,黄于霞一家搬进了他们的新房子。她将承包的土地转让给土地股份合作社,由专业经理负责照管和耕种。她获得了丰收和第二次红利。“现在道路修好了,孩子们可以去城里工作了。我每天照看房子前面的菜园,跳方块舞。”黄于霞说。

建设“小群体、小生活”的新村建设理念

巩学归,来自崇州市白头镇五星村的村民,搬进了自己的新家,觉得生活已经“改变”了

“组布局”。新农村利用林地、水系、山林和农田,合理考虑农民的生产生活半径,由几个不同规模的小群体组成,群体之间有足够的生态距离和空间,形成自然有机的群体布局。

“微田园风光”。对于相对集中的住宅,前院和后院的规划是让农民因土地和时间的关系,在屋前和屋后种植,形成“小菜园”和“小果园”,保持屋后和屋前的田园风光和水果、梨、桃、鸟、花的田园风光。

“生态建设”。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利用原有地形地貌,保护林地、田野、沟渠、水体等生态资源系统,保护生态背景,延续川西林地特色,体现乡土气息和乡村特色,让居民看到山、水、乡愁。

规划首先遵循“小群体、小生活”的理念

“建筑斜坡依然存在,养殖池塘依然存在;在寻找声音的森林托盘里,烟飘走,谈论农业。曾宪文搬进邛崃天台山镇青岗林场后不久就住在那里,他感叹道:“这里有两栋小楼,水、电、天然气都可以用。条件不比城市差。眼前有山和水。房子前后都有果树和菜园。当地风味仍然很好。”安置点全面落实“小群体、小生活”和“四个州合一”的理念。它采用独特的坡地建筑布局,利用山洪和沟壑营造水景,从而达到“建筑与山水完全融合”的效果。同时,户型设计考虑到了未来旅游业的发展,为住宅向运营的转变预留了可变空间。

如果我想缩小城乡差距,保持我的家乡不变,我该怎么办?按照“修旧如旧,不拆大建筑物,不毁林”的原则,改造道路、排水和污水、公共场所和建筑特色,提供公共设施,促进自然住区现代化崇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张建阳表示,崇州市裕华龙门子村的所有树木、竹林、古井和老房子在改造过程中都得到了保护,使它们成为吸引游客的元素。

" 2012年,成都提出在新农村综合体建设中遵循"集聚适宜、集聚适宜、分散适宜"的原则,探索"小群体、小学生"的新农村综合体建设模式,整合和运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农村土地综合整治等城乡改革的各种要素,真正实现体制机制的突破和创新成都市农业委员会负责人表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