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学校在宛西的抗日救亡活动


我偶尔会翻我父亲的东西。有他写的和油印的《抗战时期内乡(含今河南省西峡县)地下党组织及豫西南地学委统战工作记述》篇文章,记录了抗战时期河南大学和开封一些中学迁往南阳和内乡县的抗日救国活动的片断。透过粗糙的黄色黑白纸,我看到了剑和剑,听到了斗争和国家灾难的呐喊。爱国的老师、学生和学生在长城和沾满鲜血的砖石上刻下了另一个“开封”的牌子。

黄庭神父是一位富有的绅士,也是中国共产党在内城奇美镇的地下党员。他利用复杂的家庭背景和上层阶级关系,在中共豫西南地区学校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豫西南地学委员会)书记王喜章的单线联系下,从事革命和统一战线工作。父亲已经去世多年,带走了他们这一代人风雨飘摇的生活,只留下了他亲眼目睹的那个时代的一瞥。我编纂和记录它是为了纪念我们不屈的民族和先辈,也是为了纪念70年前伟大的民族抗战的胜利。

开封占领的学校向南移动

马可波罗桥事件1937年7月7日,中国开始了一场全国性的抗战,辽阔的华北没有安静的书桌。1938年6月,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河南省省会开封。除了河南省西南部的一个角落,大面积的土地成为前线或敌占区。国民党省总部和省政府逃到南阳。在河南大学、开封中学、开封女教师、开封师范学校、北仓女中学、开封初中、开封职业高中等省会城市,十余所学校先后迁至皖西。

抗战时期皖西为什么成为知识分子和各种学校的聚集地?这不仅是南阳和内乡县繁荣的文化背景和优秀人才的历史文化渊源,也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皖西实行地方自治带来社会稳定和相对丰富的小气候的原因。有必要提一下当时皖西地方自治长官兼皖西十三县联防主任比耶方婷,他被称为“怪人叶巍”。他带领人民消灭土匪和邪恶,控制河流,修建水坝,发展生产。受我党特别是彭雪峰将军亲自安排的统一战线工作的鼓舞,他主张和共产党共同抗日。他认为,实行地方自治的目的是消除贫困,先消除贫困,先消除无知,先促进教育。除了在当地建学校,他还动员社会上层和公众积极接纳和安置安阳中学、信阳师范学校和河北育德中学内外30多所大中学校。

1938年初,开封的省立高职学院首次迁至西霞口。比耶方婷亲自指定七宝寺为学校所在地,从当地招收60名学生,一周后复课。省级开封中学、开封女教师和开封初中向南迁移。比耶方婷指定内乡下关区为这三所学校的预备学校。当地区长和联合保护主任紧急动员公众。经过两个月的建设,建造了1200多所新校舍,使这三所学校能够相继迁入新校舍。抗日战争胜利后,当三所学校离开万州时,他们设立了“河南省为三所学校立碑”以示感谢。信阳师范学校迁至内乡石岗镇。比耶方婷慷慨地把民政部门的所有建筑都给了学校。东西方学校分别是女校和男校,中学教学,楼下的广场用作操场。三天后,学校里充满了朗朗书的声音。因此,在皖西西部的山川树木之中,有许多着名的老师,一次一所学校。

这些南方学校不仅努力办学,保持实力和文化

1938年夏,开封中学的范文澜、文赋、王兰喜、杜梦默等着名教师成立了“社会科学阅读俱乐部”,聘请进步教师作为指导教师,团结师生学习和宣传抗日战争。然而,开封中学的教务长李子平是该中学的骨干和“绿色帮”的领导人。为了扩大绿帮在学生中的势力,他威胁说“读书俱乐部”有共产党,并将坚决取缔“读书俱乐部”,与开封中学校长王运青大相径庭。据我们党的组织分析,王运青主席虽然是国民党人,但他热衷于办学,兼收并蓄,聘请名师。他一心要把开封中学变成一所全国闻名的学校,这不同于顽固的反动李子平。我们的党组织决定支持王运青,攻击李资平,组织反“四人帮”的教育宣传,揭露“绿帮”是毒害年轻人的反动落后流氓集团的真实面目,有力打击了李资平的嚣张气焰。爱国师生聚集在“读书俱乐部”周围,该俱乐部有400多名成员,并把许多有志青年介绍到延安或抗日根据地参加直接战争。一些学生被西南联合大学、西北大学和河南大学录取,以进一步深造,成为国家的栋梁。

抗日战争中灿烂山花的宣传

全国抗日战争高潮如火如荼,因为皖西的许多学校更像灿烂山花,开放了城乡的乡村。

抗日进步团体和各种出版物在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继开封高中的“社会科学阅读俱乐部”之后,开封高中还开设了《沉默》 《群啸》 《理论与评论》”等进步报刊。开封师范大学成立了“研究所”,《解放之路》 《大众》 《火炬》 《汇流》等墙报出版物相继出现。开封的女教师建立了进步社团,如“读书社团”、“文艺社团”和“绘画社团”。更有意思的是,从1939年到1940年,在国民党军政官员、刘振华和刘茂恩的家庭教师及亲属居住的后院奇美小寨顶上,国民党卫兵守卫着前门。我们党的地质委员会的油印本《火车头》(后来改为《青光》)在这里秘密出版。然而,通过马山关党组织设立的法制书店“陈光图书公司”,通过延安的杂志《实践》 《新华日报》和马列选集,鲁迅全集和当地油印《新中华报》,进步学生之间的阅读是可能的。由“陈光图书公司”创办的《解放》 3期刊在1941年元旦信息中包括以下几行:新年到了,不知日寇会去哪里?我希望国共两党经常合作,互相帮助,收获山川。

学校师生的抗日宣传活动如大潮般汹涌澎湃。河南大学生写《共产党宣言》是为了深入农村,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农民进行抗日宣传,并号召他们学会唱抗日歌曲来救国。开封初中“仲恺宣传队”、“红眉剧团”在红眉、马山关、夏关等地上演了《团结》抗日救亡剧和自编新闻短片。无论他们走到哪里,当地的区长、市长、团级营长和民兵组织的主席都欢迎和派遣他们,用食物和住宿招待他们,并动员公众观看他们。开封高中、开封女教师、开封初中等师生停课观看演出,每场观众5600人。开封高中的老党员杜梦默和许干青等老师带领师生观看每一场演出,并热情支持他们。当悲壮的歌声响起:“告别白山黑水,游遍黄河和长江,流浪,逃亡,流浪到哪一年,逃到哪里.我们不应该为自己计划,不应该逃避自己,我们应该团结起来

今天读到的过去70年前,仍然像一幅不可磨灭的图画一样生动,充满了深深的爱和仇恨,伴随着鲜血、眼泪和笑声。我想起了夏衍的一段话,他说:“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世界上最爱国、最亲共的知识分子是中国知识分子。是的,无论是在战争年代国家处于危险之中,还是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复兴之旅中,杰出的知识分子总是把自己的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兴衰联系在一起。他们总是毫不犹豫地成为“中国的脊梁”,永远站在最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