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虐山火烤煳澳大利亚经济


熊熊山火燃烧澳大利亚经济

山火燃烧近4个月,可能把澳大利亚的国宝变成“濒危物种”。

成为这次事故焦点的山火可以追溯到去年九月。当时,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的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面临数千起丛林火灾。从那以后,山火逐渐蔓延到南方。进入2020年,蔓延的山火丝毫没有减缓。

在创纪录的高温、异常干燥的春天和强风的帮助下,这场野火已经烧毁了1000多万公顷的土地,相当于奥地利的领土,造成至少30人死亡,数百栋房屋被毁,数百万只动物受伤。澳大利亚当地媒体称这次山火是“历史上最严重的”。

肖华,一个在墨尔本生活了10多年的中国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能闻到市中心中央商务区空气中燃烧的味道。"现在防毒面具非常畅销。"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悉尼也开始了早期的限水令。这场仍在燃烧的山火正在给澳大利亚带来许多考验。

截至当地时间13日2100时,新南威尔士州仍有105起山火在燃烧,其中38起已经失控。根据最新统计,新南威尔士州共有2176所房屋被烧毁,另有850所房屋被山火摧毁。然而,由于火灾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这些数字仍在不断更新。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洪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澳大利亚山火的情况不一定会好转。毕竟,对澳大利亚来说,最热的季节才刚刚开始,“莫里森政府仍将面临巨大压力”

生物种群或变化

这场肆虐的山火有多严重?

以遭受山火重创的新南威尔士为例。从2019年7月到2020年1月8日,该州已经烧毁了490万公顷土地。对于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来说,今年夏天刚刚过半,远远超过了该州过去50年280万公顷的平均燃烧面积。

无论走到哪里,山火也在改变澳大利亚独特的生物种群。目前,根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山火已经导致近5亿动物(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在大火中死亡。超过2万只考拉死于澳大利亚袋鼠岛的野火中。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Sussan Ley警告说,树袋熊可能在某些地区被重新归类为濒危物种。不仅是行动缓慢的树袋熊,就连具有超强奔跑和跳跃能力的袋鼠也无法逃脱山火的蹂躏。3日,澳大利亚第三大岛袋鼠岛遭到山火袭击,15万公顷森林被毁。

虽然澳大利亚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没有直接受到火灾的影响,但它们都处于待命状态。去年11月11日,悉尼及其周边地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及其周边地区首次面临最高级别的火灾预警。

悉尼已经遭受干旱。自去年6月以来,悉尼已经实施了一项主要的水限制令。这是悉尼10年来的第一个限水令。

据当地中国周晓第一财经记者报道,主要的水资源限制令是限制所有户外用水。例如,居民只能在上午10点前和下午4点后用软管给草坪和花园浇水,而软管必须配备能控制水流的喷嘴,并且禁止使用自动喷水系统。仅使用装有触发喷嘴的铲斗、高压清洁设备或软管来清洁车辆等。

随着悉尼郊区火灾的蔓延,该地区可能面临水危机。

根据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水务局的网站,悉尼的大坝水位目前为42.8%。一旦降低到40%,将触发二级限水命令。新南威尔士州原本预计在2月初实施二级限水令。现在,这个限水命令可能会提前。

山火产生的烟雾不仅危害澳大利亚自身的生态环境,也危害邻国新西兰。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发布的卫星云图显示,澳大利亚山火产生的烟雾曾经随风飘过海洋,飘到几公里外的南美洲。

极端天气?

山火并不罕见

陈红指出,澳大利亚独特的桉树已被科学界证明与山火有关,因为它不落叶,但剥皮和生长密集。“火焰会顺着燃烧的树皮蔓延到树叶。桉树的叶子富含石油,在高温下会产生石油和天然气。风吹来时,火焰很容易从一棵树燃烧到另一棵树。”陈红说:“因此,在澳大利亚地势平坦、森林茂密的生态条件下,一旦发生火灾,通常是非常危险的。”

那为什么自2019年以来持续这么久的山火如此猛烈?洪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往年相比,去年开始的山火有三个不同的特点。首先,在2019年,澳大利亚北部经历了一场严重的干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缓解。空气湿度低,加上地面上树叶和枯木的堆积,很容易引起自燃。第二,自去年11月开始的夏季以来,澳大利亚经历了持续的高温,气温经常上升到40摄氏度。

今年年初,世界气象组织给出了“确凿的证据”:2019年是有记录以来第二热的一年。在全球变暖的趋势下,澳大利亚也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极端干旱和高温天气容易导致干燥的雷暴,有些人不小心用火,也容易引起燃烧陈洪说道。

第三,陈红强调,澳大利亚每年的山火一般都是从较热的北方开始,慢慢向南方蔓延,“但今年到处都是高温,导致到处都是山火。首先是新南威尔士,然后是昆士兰、维多利亚、南澳大利亚、西澳大利亚,甚至塔斯马尼亚。目前,只有以沙漠和沼泽为特征的北部地区没有遇到山火。”

严重的气候变化预示着未来极其严重的山火,这也让澳大利亚的消防系统大吃一惊。洪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澳大利亚人口稀少,消防志愿服务系统被采用。通常,人们注重消防训练,一旦发生火灾,他们会组织自己的消防队,这既经济又实用。陈红认为,今年澳大利亚各地的野火导致了消防资源的短缺。“消防主要由各州控制,联邦政府一般不干预。由于各州的火灾情况不同,中央一级缺乏统一的消防部门和其他机构,各州与各州、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之间缺乏协调,导致了目前灭火不力的局面。”他说。

拖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估计,到目前为止,山火造成的损失可能达到50亿澳元(约238亿人民币),高于2009年维多利亚山火造成的损失,后者可能使澳大利亚去年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下降0.2-0.5个百分点。

洪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澳大利亚的航空运输、航运、农牧业、旅游业都将受到山火的影响。

澳大利亚统计局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经过季度调整后,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环比增长0.4%。“山火的持续将对澳大利亚去年第四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趋势产生巨大影响。它甚至不会排除负值,这将降低去年全年的最终数据。”陈洪说道。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证券部高级分析师瑞安费尔斯曼指出,由于火灾的影响,上周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至四年多来的最低水平。目前,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经济学家已将2019年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预测从最初的1.9%下调至1.8%,远低于去年初的2.7%的预测。

许多分析家认为这场野火可能会促使澳大利亚联邦储备局推出刺激经济的政策,至少在中央银行将其货币政策调整到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之前。

澳大利亚也是中国人春节期间最受欢迎的海外目的地之一。至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农历新年,我已经订了机票,并决定带我的家人去澳大利亚过春节。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此之前,莫里森对前所未有的山火危机反应迟缓,受到了澳大利亚许多人的批评。去年12月22日,莫里森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为不顾山火肆虐的紧急情况,带着家人出国度假道歉。莫里森6日宣布成立一个新的负责救灾和重建的机构,该机构将在接下来的两个财政年度再拨款20亿澳元(约合97亿人民币)用于森林火灾后的重建。12日,莫里森承认在处理山火危机时有失误。

对此,陈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莫里森政府对此次山火灾害的评估不充分负有主要责任,“去年火点数量增加时,莫里森没有采取任何实际措施。”从长远来看,陈洪认为这反映了以莫里森为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推诿和忽视。“自由党政府一直强调经济发展,因此拒绝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来减少排放,这在国内外都受到了批评。”陈红说:“今天,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气候变化导致高温,加剧了山火,但莫里森政府忽视了气候变化的问题。”就人均碳排放量而言,经合组织2018年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人均碳排放量为22吨,高于美国(17吨)。在过去20年里,澳大利亚在温室气体减排方面的表现也落后于其他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