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 MAX停产 全球民用航空市场竞争格局生变


737 MAX全球民航市场停产竞争格局变化

文/王

2018年10月,印尼雄狮航空公司和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相继坠毁波音737 MAX,共造成346人死亡。在短短几天内,世界各国相继停飞了飞机。后来,波音公司说,它已经找到了飞机故障的原因和解决办法,并敦促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批准恢复飞行。然而,波音的反应和行动显然不能从实质上改变世界各地民航当局的决定。航空公司拒绝按计划接受新飞机,因此造成大量积压。2019年12月16日,波音宣布将从明年1月起暂停737 MAX飞机的生产。

737 MAX的安全性纯属意外?民航飞机制造业是工业皇冠上的明珠,是对安全要求最高的工业领域。波音公司是世界上最早的民用客机制造商之一,也是当今全球航空航天工业的领导者,甚至是高端军事设备的全球制造商,如旋翼飞机、电子防御系统、导弹、卫星、发射器、信息和通信系统。它的技术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为什么单通道客机会出现一个又一个明显的安全问题呢?据说737 MAX飞机的飞行制导非常简单,只是一个持续时间不到一个小时的“飞行制导”视频。空难调查证明,驾驶员未能掌握自动失速防止系统的机制会导致致命的后果。此外,在印度尼西亚的狮子航空公司未能暴露737马克斯的自动失速防止系统的缺陷后,波音公司声称它一直在升级737马克斯的软件系统和培训飞行员,但没有及时完全解决问题,导致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毁。737 MAX飞机的设计和驾驶员培训显然不够严格,狮航灾难后对安全故障的处理也不够果断。据信,波音公司并没有忽视飞机的安全,而是在激烈的双头垄断竞争下做出了一定的战略“让步”。近年来,波音公司在单通道和双通道飞机领域推出了737 MAX和787 Dreamliner来对抗空客A320NEO和A350。面对订单竞争,减少研发测试时间、缩短培训时间和提高生产强度可能比严格控制安全风险要好。

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避免的。737 MAX飞机停飞后,波音公司减少了产量。然而,由于无法正常交付完成的飞机,每月的生产成本和储存成本达到20亿美元。结果,波音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亏损29.42亿美元,第三季度利润为11.66亿美元,同比下降50%以上。但是,2020年1月停产后,预计737万吨/月项目仍将面临10亿美元的相关费用,没有任何收入,停产的机会成本更难估计。737 MAX的安全问题将不可避免地转变为波音整体的信任危机。出售波音及其双通道宽体787系列飞机,以及正在开发和即将测试的NMA和777X飞机。波音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工业企业之一。民用飞机是美国最具竞争力的出口产品。737 MAX客机的关闭肯定会减少工业产品的出口。这确实是对美国政府的讽刺,美国政府习惯于将出口下降和贸易赤字扩大归咎于其他国家的“不公平竞争”。然而,在全球大规模生产的时代,波音和运营737 MAX的航空公司远不是唯一利益受损的公司。全球有数以千计的737 MAX供应商。美国、欧洲、日本和中国的材料、设备和部件供应商将受到影响。他们的一些产品甚至主要供应737 MAX,可能会因为停产而陷入商业危机。

广受欢迎的客机737 MAX会沉没吗?737曾是全球民航史上最畅销的飞机。在其近60年的产品生命周期中,它总共交付了10,000多架飞机。长期垄断全球民航市场是波音的利器。20世纪80年代末,空客A320凭借其数字化电传飞行控制系统,侵占了737个市场份额,并逐渐推动了全球民航飞机制造双重竞争格局的形成。737MAX是波音737的最新型号。它使用CFM公司的LEAP-1B发动机,可以提高15%的燃油效率。它具有低噪音、清洁、环保的优点。第一架飞机将于2017年5月交付。作为737系列的领导者,737 MAX帮助波音在与空客单通道飞机的竞争中重新赢得一席之地。毫无疑问,737 MAX客机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单通道客机之一。例如,自动防失速系统的缺陷可以通过软件升级来解决,其性能仍然可以被一些航空公司所信任。此外,预计世界各地航空公司实际拥有的370架737架最大载客量客机将在完成系统升级并获得复飞许可后恢复运营,华盛顿州伦顿工厂部分喷漆的400架库存飞机将陆续交付。此外,该型号的非生产性订单数量达到约4600个。尽管一些航空公司声称取消订单,但考虑到美国政府施加的压力,取消订单的实际数量预计也相对有限。然而,737 MAX的安全故障和波音的信任危机必将改变全球民航市场的竞争格局。空客将抓住A320NEO和A321XLR的机遇,抢占单通道客机的市场份额,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占据领先地位。其A350客机也将在双通道宽体飞机市场对波音787形成强大冲击。

联邦航空局也失去了它的声誉和信任。2019年3月,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机后的两天内,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纷纷效仿,相继发布了737 MAX飞行禁令,而作为负责飞机原产地的监管机构,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发表声明称,未发现与波音相关的飞机存在系统性能问题。直到事故的第四天,美国政府和联邦航空局才被迫宣布停飞令。美国联邦航空局对737最大值停飞的犹豫不仅是为了“保护空头”,也是为了面对自我否定的尴尬局面。两架飞机坠毁后,外界质疑美国联邦航空局是在波音公司的压力下签发737最大适航许可的,这导致了事故的发生。自1958年成立以来,美国联邦航空局一直是世界民航行业的标准制定者,拥有绝对的权威。许多国家的民用航空组织直接采用美国联邦航空局颁发的适航证。737最大安全事故无疑是对美国联邦航空局的信誉和权威的挑战,但我不知道一些国家绕过737最大安全事故的决定是否仍将基于美国联邦航空局。

你什么时候飞来飞去?737 MAX飞机坠毁后,波音公司仍然对随后的恢复和交付保持乐观,尽管它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停飞。它只把737架最大飞机的月产量从52架减少到42架。后来,波音公司声称找到了事故原因并有效地解决了它,并强烈游说美国联邦航空局允许它四处走动。即使在宣布将于2020年1月停止生产后,波音也只会暂时将737 MAX生产线的员工转移到其他岗位。然而,与仅仅四天内的全球禁令不同,737 MAX的全面推广需要获得美国联邦航空局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监管机构的批准。欧洲和中国等全球监管机构也表示,研究和批准737 MAX的可行性需要更长时间。

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与经济合作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