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北洋皖系背景,为何能够在袁世凯死后主导北洋政权四年之久?


我们讲的是三个北洋集团:安徽集团、直系集团和奉系集团。一些对北洋军阀知之甚少的人总是认为他们的三个派系一直是对立的。一些历史学家简单地将它们划分为特定的统治时期。1916-1920年是安徽集团的统治时期,1920-1924年是魏的直系统治时期,1925-1928年实际上是北洋军阀的抽象认识。

北洋军阀实际上是“你有我,我有你”。特别是袁世凯去世后,虽然各派之间存在矛盾,但他们并未处于交战状态,基本上能够保持合作关系。

这也是袁世凯闭口不谈“我们的北洋集团”的原因。

那么,袁世凯死后,安徽省有什么力量可以把持北洋政府四年?

事实上,北洋三大家族中最强的应该是直线,因为直线代表袁世凯!事实上,北洋军阀是以袁世凯对北方六镇的编制和训练为基础的。袁世凯来自河南,1894年甲午战争后在天津站受训。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他先后担任山东省省长和直隶省省长。

正是因为袁世凯的升迁历史,袁世凯任用的人大多来自直隶地区,其中冯来自河北,曹锟来自天津,吴和孙来自山东。

但是,直接的范围很大,军阀首领之间的合作并不紧密。即使在北洋军阀统治后期,直接的吴和孙也是意见不一。袁世凯死后,直系之间的不团结为万家族夺取政权创造了机会。

北洋三系按地理概念划分。丰溪代表东北(沈阳以前叫奉天)和直隶(京畿以前叫直隶,近代主要包括河北省)。如果我们继续从这一点推断,安徽系统应该指安徽。事实上,这并不意味着整个安徽系的军阀都是安徽人,而是安徽系的首领段是安徽人。

如果现代中国军队回去,它可以被推到清朝的淮军系统。李鸿章死后,袁世凯完全接管了李鸿章的职位,吸收了大部分淮军人物。说白了,北洋新军和淮军有着密切的关系。你可以理解北洋新军继承了淮军的军事遗产,也可以理解北洋新军有淮军的“血统”。

说起段的开始和他的成就,就离不开他的家乡李鸿章。虽然在大多数材料中,两者之间的关系很少被解释,但两者之间的关系仍然是密不可分的。

段能够发大财,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的安徽身份,所以他有足够的资本。段军转民也是在淮军向北洋政府过渡时期。

1885年,段考入北洋军事学堂,受到李鸿章的高度评价。1887年,段以优异的成绩从军事装备学校毕业,去旅顺建堡。第二年,他被安排去德国学习。他是北洋水师的后起之秀,也是一个领导者。

从当时的发展趋势来看,如果给段足够的时间,李鸿章可能不想让段接手,但从1894年甲午战争到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这种情况发展得太快了,尤其是1895年甲午战争后,李鸿章因为《马关条约》的签订,被清廷逐出权力中心达4年之久。

李鸿章不得不从大局出发,给年轻有为的袁世凯让路。正是在李鸿章被“隐藏”的这一时期,段被调到袁世凯的训练站,成为袁世凯吸收淮军的一员。

为了拉拢段,袁世凯将养女张嫁给段为接班人。段已经成为袁世凯的心腹。

李鸿章于1901年11月7日逝世。袁世凯被任命为直隶总督,并保证发挥段瑞奇的作用“保留原省提督补充使用,增加了

1930年,李鸿章的孙子李国杰邀请杀手王亚樵(都是安徽村民)去杀蒋介石的心腹赵铁桥,得罪了老蒋。老蒋后来逮捕了李国杰,并留在监狱里。九一八事变后,老蒋担心北方的北洋军阀会被日本反目,这将对整个北方的局势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段、吴、等人都被邀请去南方。吴对国民政府怀有很深的偏见(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战争中,直接战争最为激烈),所以拒绝南下。然而,以段为代表的皖系与国民政府并不矛盾,段与之间也有一定渊源。

段到达南京时,亲切地接待了他,没有说一句话。段对说:“看在中堂大人(指李鸿章)的份上,算了吧!”

从这句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与李鸿章之间的关系仍然值得品味。

总而言之,如果说北洋军阀与李鸿章的淮军有什么联系,那么段和他领导的皖系就是这种联系的枢纽。

正因如此,袁世凯死后,能够召集淮军残部的段成了宰相。然而,作为袁世凯真正的直接路线,他拒绝接受。渐渐地,双方发生了冲突,最终安徽和安徽之间爆发了一场直接的战争。